看看什麼是"老婆"
作者:梁麗珠


這天,白雲酒樓裏來了兩位客人,一男一女,四十歲上下,穿著不俗,男的還拎著一個旅行包,看樣子是一對出來旅遊的夫妻。服務員笑吟吟地送上菜單。
男的接過菜單直接遞女的,說:"你點吧,想吃什麼點什麼。"
女的連看也不看一眼,抬頭對服務員說:"給我們來碗餛飩就行了!"
服務員一怔,哪有到白雲酒樓吃餛飩的?再說,酒樓裏也沒有,服務員以為自己沒聽清楚,不安的望著那個女顧客。
女人又把自己的話重複了一遍,旁邊的男人這時候發話了:"吃什麼餛飩,又不是沒錢?"
女人搖搖頭說:"我就是要吃餛飩!"
男人愣了愣,看到服務員驚訝的目光,很難為情地說:"好吧。請給我們來兩碗餛飩。"
"不!"女人趕緊補充道,"只要一碗!"
男人又一怔,一碗怎麼吃?
女人看男人皺起了眉頭,就說:"你不是答應的,一路上都聽我的嗎?"
男人不吭聲了,抱著手靠在椅子上。旁邊的服務員露著了一絲鄙夷的笑意,心想:這女人摳門摳到家了。上酒樓光吃餛飩不說,兩個人還只要一碗。她沖女人撇了撇嘴:"對不起,我們這裏沒有餛飩賣,兩位想吃還是到外面大排擋去吧!"
女人一聽,感到很意外,想了想才說:"怎麼會沒有餛飩賣呢?你是嫌生意小不願做吧?"
這會兒,酒樓老闆張先鋒恰好經過,他聽到女人的話,便沖服務員招招手,服務員走過去埋怨道:"老闆,你看這兩個人,上這只點餛飩吃,這不是存心搗亂嗎?"
張先鋒微微一笑,沖她擺擺手。他也覺得很奇怪:看這對夫妻的打扮,應該不是吃不起飯的人,估計另有什麼想法。不管怎樣,生意上門,沒有往外推的道理。
他小聲吩咐服務員:"你到外面買一碗餛飩回來,多少錢買的,等會結帳時多收一倍的錢!"說完他拉張椅子坐下,開始觀察起這對奇怪的夫妻。
過了一會,服務員捧回一碗熱氣騰騰的餛飩,往女人面前一放,說:"請兩位慢用。"
看到餛飩,女人的眼睛都亮了,她把臉湊到碗面上,深深地細了一口氣,然後,用湯匙輕輕攪拌著碗裏的餛飩,好像捨不得吃,半天也不見送到嘴裏。
男人瞪大眼睛看者女人,又扭頭看看四周,感覺大家都在用奇怪的眼光盯著他們,頓感無地自容,恨恨地說道:"真搞不懂你在搞什麼,千里迢迢跑來,就為了吃這碗餛飩?"
女人抬頭說道:"我喜歡!"
男人一把拿起桌上的菜單:"你愛吃就吃吧,我餓了一天了,要補補。"他便招手叫服務員過來,一氣點了七八個名貴的菜。
女人不急不慢,等男人點完了菜。這才淡淡地對服務員說:"你最好先問問他有沒有錢,當心他吃霸王餐。"
沒等服務員反應過來,男人就氣紅了臉:"放屁!老子會吃霸王餐?老子會沒錢?"
他邊說邊往懷裏摸去,突然"咦"的一聲:"我的錢包呢?"他索性站了起來,在身上又是拍又是捏,這一來竟然發現手機也失蹤了。
男人站著怔了半晌,最後將眼光投向對面的女人。
女人不慌不忙地說道:"你別瞎忙活了,錢包和手機我昨晚都扔到河裏了。"
男人一聽,火了:"你瘋了!"女人好象沒聽見一樣,繼續緩慢的攪拌著碗裏的餛飩。男人突然想起什麼,拉開隨身的旅行包,伸手在裏面猛掏起來。
女人冷冷說了句:"別找了,你的手錶,還有我的戒指,咱們這次帶出來所有值錢的東西,我都扔河裏了。我身上還有五塊錢,只夠買這碗餛飩了!"
男人的臉刷地白了,一屁股坐下來,憤怒的瞪著女人:"你真是瘋了,你真是瘋了!咱們身上沒有錢,那麼遠的路怎麼回去啊?"
女人卻一臉平靜,不溫不火地說:"你急什麼?再怎麼著,我們還有兩條腿,走著走著就到家了。"
男人沉悶的哼了一聲。女人繼續說道:"二十年前,咱們身上一分錢也沒有,不也照樣回到家了嗎?那時侯的天。比現在還冷呢!"
男人聽了這句,不由的瞪直了眼:"你說,你說什麼?"女人問:"你真的不記得了?"男人茫然的搖搖頭。
女人歎了口氣:"看來,這些年身上有了幾個錢,邇就真的把什麼都忘了。二十年前,咱們第一次出遠門做生意,沒想到被人騙了個精光,連回家的路費都沒了。經過這裏的時候,你要了一碗餛飩給我吃,我知道,那時候你身上就剩下五毛錢了..."
男人聽到這裏,身子一震,打量了四周:"這,這裏..."女人說:"對,就是這裏,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的,那時它還是一間又小又破的餛飩店。"
男人默默地低下頭,女人轉頭對在一旁發愣的服務員道:"姑娘,請給我再拿只空碗來。"
服務員很快拿來了一隻空碗,女人捧起面前的餛飩,撥了一大半到空碗裏,輕輕推到男人面前:"吃吧,吃完了我們一塊走回家!"
男人盯著面前的半碗餛飩,很久才說了句:"我不餓。"
女人眼裏閃動著淚光,喃喃自語:"二十年前,你也是這麼說的!"說完,她盯著碗沒有動湯匙,就這樣靜靜地坐著。
男人說:"你怎麼還不吃?"女人又哽咽了:"二十年前,你也是這麼問我的。我記得我當時回答你。要吃就一塊吃,要不吃就都不吃,現在,還是這句話!"
男人默默無語,伸手拿起了湯匙。不知什麼原因,拿著湯匙的手抖得厲害,舀了幾次,餛飩都掉下來。最後,他終於將一個餛飩送到了嘴裏,使勁一吞,整個都吞到了肚子裏。當他舀第二個餛飩的時候,眼淚突然"叭嗒`叭嗒"往下掉。
女人見他吃了,臉上露出了笑容,也拿起湯匙開始吃。餛飩一進嘴,眼淚同時滴進了碗裏。這對夫妻就這和著眼淚把一碗餛飩分吃完了。
放下湯匙,男人抬頭輕聲問女人:"飽了麼?"
女人搖了搖頭。男人很著急,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麼,彎腰脫下一隻皮鞋,拉出鞋墊,手往裏面摸,沒想到居然摸出了五塊錢。他怔了怔,不敢相信地瞪著手裏的錢。
女人微笑的說道:"二十年前,你騙我說只有五毛錢了,只能買一碗餛飩,其實呢,你還有五毛錢,就藏在鞋底裏。我知道,你是想藏著那五毛錢,等我餓了的時候再拿出來。後來你被逼吃了一半餛飩,知道我一定不飽,就把錢拿出來再買了一碗!"頓了頓,她又說道,"還好你記得自己做過的事,這五塊錢,我沒白藏!"
男人把錢遞給服務員:"給我們再來一碗餛飩。"服務員沒有接錢,快步跑開了,不一會,捧回來滿滿一大碗餛飩。
男人往女人碗裏倒了一大半:"吃吧,趁熱!"
女人沒有動,說:"吃完了,咱們就得走回家了,你可別怪我,我只是想在分手前再和你一起餓一回。苦一回!"
男人一聲不吭,低頭大口大口吞咽著,連湯帶水,吃得乾乾淨淨。他放下碗催促女人道:"快吃吧,吃好了我們走回家!"
女人說:"你放心,我說話算話,回去就簽字,錢我一分不要,你和哪個女人好,娶個十個八個,我也不會管你了..."
男人猛地大聲喊了起來:"回去我就把那張離婚協議書燒了,還不行嗎?"說完,他居然號啕大哭,"我錯了,還不行嗎?我腦袋抽筋了,還不行嗎?"
女人面帶笑容,平靜地吃完了半碗餛飩,然後對服務員:"姑娘,結帳吧。"
一直在旁觀看的老闆張先鋒猛然驚醒,快步走了過來,擋住了女人的手,卻從身上摸出了兩張百元大鈔遞了過去:"既然你門回去就把離婚協議書燒了,為什麼還要走路回家呢?"
男人和女人遲疑地看著張先鋒,張先鋒微笑道:"咱們都是老熟人了,你門二十年前吃的餛飩,就是我賣的,那餛飩就是我老婆親手做的!"說罷,他把錢硬塞到男人手中,頭也不回地走了...
張先鋒回到辦公室,從抽屜取出那張早已擬好的離婚協議書,怔怔地看了半晌,喃喃自語地說:"看來,我的腦袋也抽筋了..."
分手時想想以前,那個陪你甘苦與共的人,一路走來,其實你們的故事並不短;時間慢慢過去,那些感動卻一點一點封存。其實最疼你的人不是那個甜言蜜語哄你開心的人,也許就是在鞋底藏5元錢,在最後的時候把最後一點東西省著給你吃,卻說不餓的人……

看完了故事,你知道什麼是老婆了嗎?
老婆,就是那個為了省錢幫你買一份中意的禮物,卻宣稱自己是在節食的“傻瓜女人”。
老婆,就是那個為了愛你,而放棄整片森林,一心想陪在你身邊和你慢慢變老的“庸俗女人”。
老婆,就是那個不許你看別的女人、提別的女人、讚美別的女人的“小氣女人”。
老婆,就是那個保存著你發給她的每一條甜蜜資訊,時常翻來看著?的“花癡女人”。
老婆,就是那個總是嚷嚷著要宰你一頓,請她吃飯時,卻說自己不餓的“可愛女人”。
老婆,就是那個你說想買一雙板鞋,跑遍全世界去找,結果卻告訴你是偶爾看到就買回來的“虛偽女人”。
老婆,就是那個你不在她身邊,她無比想念,天天對著手機望眼欲穿的“可憐女人”。
老婆,就是那個在你打遊戲,睡覺的時候,打電話發短信來說“我想?了”的“可恨女人”。
老婆,就是那個只要有你的支持,就敢奮勇向前毫無畏懼的“白癡女人”。
老婆,就是那個看別人髒衣服都覺噁心,卻將你穿一星期未換黑不見底的臭襪子洗得雪白而毫無怨言的“笨女人”。
老婆,就是那個一聽見別人說你不好,就據理力爭誓死捍衛的“潑辣女人”
老婆,就是那個很堅強,很有自尊心,但在你面前卻任性賴皮的“小女人”。

男人,記住!
老婆,就是那個只允許你吃她虧的女人。
老婆,就是那個讓你有了她而不再會想其他女人的女人。
老婆,就是那個讓一向吝嗇的你,捨得在她身上花錢而竟然不心痛的女人。
老婆,就是那個讓你甘願放棄睡懶覺,而起床為她做早餐的女人。
老婆,就是那個讓從前心高氣傲大男子主義的你,變成會遷就、體諒的男人的女人。
老婆,就是那個讓你覺得洗碗洗衣服也很有男子氣概的女人。
老婆,就是那個讓你懂得責任,只要她幸福,再辛苦也變得值得的女人。
老婆,就是那個讓你每個空餘時間都希望有她陪伴,哪怕只是不說話的女人。
老婆,就是那個讓你因為她感冒而擔心,看到她多吃一碗飯而開心的女人。
老婆,就是那個讓你願意撐起一把傘,去擋住她頭上烏雲的女人。
常聽人說,要珍惜眼前人,懂得珍惜的人才會擁有,因為懂得,所以幸福。

passj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